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律法規   >  經典案例

經典案例

字體:

從一起案例看票據追索權

作者:李政均  日期:2017-08-17  來源:廣東華法律師事務所  關注:86

DSC_023上 (111)_副本.jpg


某五金制品有限公司因經營需向某文化發展公司借款人民幣100萬元,承諾三個月內歸還,某五金制品公司為此開出日期和收款單位留空的支票一張,金額為人民幣150萬元,約定某文化發展公司在三個月后到銀行承兌。某文化發展公司收到支票后為歸還張某債務,將該支票交給張某用于清償債務。張某在三個月期滿后,張某自行填寫日期并在支票上填寫其兄長控股經營的長河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為收款人,該支票兌現時因出票人賬戶金額不足被銀行退票。張某遂以普通買賣合同糾紛起訴某文化發展公司,發現某文化公司是個空殼子且人去樓空沒有償債能力,于是張某撤訴,轉以長河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為原告以票據糾紛為由起訴某五金制品有限公司,請求某五金制品有限公司支付150萬元和相應利息。某五金制品公司答辯稱,長河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與某文化發展公司無任何債權債務關系,長河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取得本案支票沒有真實的交易關系和債權債務關系,且沒有支付相應對價。

本案經法院審判后,均取信某五金制品有限公司的抗辯理由,長河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雖主張其支票是從張某處取得,且公司與張某之間存在真實債權債務關系,但由于某文化公司在交付支票給張某時沒有正常背書,張某從某文化公司取得支票的情況已無法查明,且因某文化公司的原因已無法查明張某與某文化公司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據此,法院均以長河實業發展公司與某文化發展公司沒有真實的交易關系和債權債務關系,沒有給付相應對價為由,判決駁回長河實業發展公司的訴訟請求。

本案是一宗簡單票據糾紛案件,涉及到票據追索權的行使和抗辯,由于經濟的發展,市場交易越來越多地使用到票據作為支付手段,如何正確使用票據,涉及到市場交易主體的切身利益,以上述案件為例,本文簡單介紹涉及票據權利相關法律問題。

一、票據追索權的定義。

我國《票據法》規定的票據權利,是指持票人向票據債務人請求支付票據金額的權利,包括付款請求權和追索權。追索權是指持票人在票據到期不獲付款或期前不獲承兌或有其他法定原因,并在實施行使或保全票據上權利的行為后,可以向其前手請求償還票據金額、利息及其他法定款項的一種票據權利。《票據法》第六十一條規定:匯票到期被拒絕付款的,持票人可以對背書人、出票人以及匯票的其他債務人行使追索權。”追索權與付款請求權的主要區別是權利行使對象上的區別,追索權的行使對象包括票據上的出票人、背書人、保證人等,但付款請求權行使對象僅限于票據付款人。追索權具有以下基本特征:(1)迫索權是一種期待權; (2)追索權是持票人履行了保全手續后才能行使的權利; (3)持票人可以自由選擇追索對象行使追索權;(4)追索權可以多次行使。基于上述特征,我們可以作理解,持票人在票據到期不獲付款或期前不獲承兌或有其他法定原因時,在依法行使了或保全了票據權利并將拒絕事由通知前手后,既可以向其直接前手提出償還請求,也可以在其前手中選擇一個或多個要求償還,還可以向全體前手提出償還要求。

二、追索權的行使。

追索權的行使以具備一定的要件為前提,這些條件包括:

1、實質要件,即法律規定的可以引起持票人追索權發生的客觀事實,主要規定在《票據法》第六十一條,包括:(1)匯票到期之前不獲承兌;(2)票據到期被拒絕付款; (3)票據到期之前承兌人或者付款人死亡、逃匿,或者被宣告破產或者因違法責令終止業務活動。

2、形式要件,持票人在遇有法定事由行使追索權時,還應當具備一定的形式要件:(1)必須有承兌或付款之提示;(2)在不獲承兌或者不獲付款時,必須在法定期間內作成拒絕證明。我國《票據法》第六十二條:“持票人行使追索權時,應當提供被拒絕承兌或者被拒絕付款的有關證明。持票人提示承兌或者提示付款被拒絕的,承兌人或者付款人必須出具拒絕證明,或者出具退票理由書。未出具拒絕證明或者退票理由書的,應當承擔由此產生的民事責任。”(3)必須在法定期間內行使。根據《票據法》第 17規定行使權利期限,分為三種:針對出票人和承兌人的是2年;一般前手的是6個月;如果是票據債務人付款后獲得票據權利而再行追索的,則為3個月。

三、留白支票的法律效力。

本案涉及支票,其收款人及出票日期均未填寫,一般稱這種票據為留白票據或空白票據,英美法系稱之為未完成票據。我國《票據法》第八十一條規定了票據必須記裁的事項,但現實市場交易中,當事人為交易便利及各種其他需要,往往向對方出具了記載事項留白的票據,一般以留白收款人名稱、出票日期為多。《票據法》第八十五條、第八十六條規定,支票上的金額可以由出票人授權補記,未補記前的支票,不得使用;未記載收款人名稱的,經出票人授權,可以補記。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45條規定:“空白授權票據的持票人行使票據權利時未對票據必須記載事項補充完全,因付款人或者代理付款人拒絕接收該票據而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此,對于金額及收款人留白的支票,法律上是承認其效力的,只不過是要求在行權時補全相關記載事項。而對于支票出票日期空白是否可由持票人補記問題,《票據法》沒有明確規定,

雖然《票據法》第八十四條將出票日期作為支票必須記載的事項,比照《票據法》第八十五、八十六條規定,在出票日期補記前,支票屬于未完成票據,持票人行使票據上的權利將受到限制,在出票日期補記后,持票人的權利限制將被解除。出票人留白出票日期屬其意思表示,沒有損害持票人及付款人的利益,且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十八規定“對票據未記載事項或者未完全記載事項作補充記載,補充事項超出授權范圍的,出票人對補充后的票據應當承擔票據責任。給他人造成損失的,出票人還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故在司法實踐當中,法院一般承認出票日期留白支票的法律效力。因此,本案中某五金制品有限公司出具的金額及收款人名稱留白的支票具有法律效力,持票人在補全上述事宜后可依法承兌。

四、留白支票單純交付的法律效力。

本案中,某文化公司在未背書的情況將留白支付直接交付給張某,屬于留白支票單純交付的情況。對票據的單純轉讓的效力,存有兩種不同的觀點,一種否定觀點,認為票據只能以背書的方式轉讓另外一種肯定觀點,認為除背書之外,票據可以通過其它方式轉讓,包括不作背書的單純交付轉讓。本文認同持肯定觀點,《票據法》第三十一條規定:以背書轉讓的匯票,背書應當連續。持票人以背書的連續,證明其匯票權利;非經背書轉讓,而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匯票的,依法舉證,證明其匯票權利。”《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十九條規定:“依照票據法二十七條和第三十條的規定,背書人未記載被背書人名稱即將票據交付他人的,持票人在票據被背書人欄內記載自己的名稱與背書人記載具有同等法律效力。”以上規定反映出,《票據法》實際上是允許持票人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票據,而且司法實踐上也允許在背書不完整的情況下由持票人補記。因此,票據的取得方式并不絕對被限定于背書,持票人通過其他合法手段取得留白支票也具有法律效力。這里所指的合法手段是指持票人取得支票須符合《票據法》第十條、第十一條、第十二第的規定。否則,出票人或票據債務人根據規定行使抗辯權時,持票人的付款請求將無法得到法院的支持。

從本案中可以看出,留白支票單純交付存在很大的法律風險,支票交付的證據主要掌握在債務人手中,如本案中張某無法證明其從某文化公司合法取得支票,支票交付的連續性及合法性無法證明,最終導致長河實業發展公司的訴訟請求被駁回。


index_16.jpg



index333_18.jpg0757-83102222
index333_21.jpg[email protected]

                                                              

index333_23.jpg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汾江南路18號雅庭國際廣場17樓

  Copyright ? 2017 廣東華法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s

粵ICP備19076385號


极速时时彩下载 上市公司增发股票融资 好彩一开奖 福彩湖北快3走势图 炒股赚钱的都是哪些人 好运彩3开奖查询 配资网 连云港股票最新公告 上海天天彩选4详情 000432股票行情 青海省11选五今日走势图